退休後可以刪掉同事電話 的4個理由,從這位日本人說起

退休後可以刪掉同事電話 嗎?嘉裕西服前總經理寫過一篇「退休第一天,我把同事的電話全刪了!」的文章,相信很多人都看過,該不該刪?每個人退休時的心境不同,應該是沒有標準答案。但是,最近我無意中看到日據時代第七任總督的故事,我想有4個理由,其實刪了前同事的電話,應該沒差。

退休後大家都有把同事電話刪掉 嗎?

前陣子無意中在討論中年退休的社團中,大家討論到退休後該不該刪掉前同事的電話,有的人在工作上結交了可以深交的朋友,也有人基於維繫人脈的想法,會和前同事保持聯繫。

我自己是屬於幾乎刪掉全部同事電話的那一派,嘉裕西服前總經理江育誠先生這篇文章我最早看到的時候是在2019年的時候,而我是2017年底退休的,根據社團的討論,刪掉同事電話的不只我一個人,所以我想江先生是說出了不少退休族在退休後採取的相同行動。

當然,要不要刪那些電話並不是最關鍵的事,重點在於是不是要繼續保持聯繫。有人問我說,如果就是有同事值得再聯繫呢?在我當時刪掉的時候,我沒有想個別檢視與取捨哪個該留哪個不該留,「無差別」刪除,對我來說是向過去告別的儀式。

這個週末無意中看到日據時代台灣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的故事,我在想,把前同事電話刪掉,真的是可以。

被譽為「歷任台灣總督,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的明石元二郎,和退休族有何關係?

因為練習日文的關係,常常四處看看日文的文章和Youtube影片,上個週末看到日據時代第七任日本總督明石元二郎的故事,大為吃驚有這樣一位人物。

講到日據時代總督,日本統治台灣50年,共派來19位總督,一個總督的名字都講不出來的應該大有人在,我也是因為去年準備導遊、領隊考試,才開始背了幾位日本總督的名字,像是:第一任的樺山資紀、第四任的兒玉源太郎、還有第五任也是任期最長的佐久間左馬太。

但是,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我就完全沒聽過。

明石元二郎的故事,我相信你看過他的故事以後應該會跟我一樣不勝唏噓。到底是日「據」還是日「治」,這種敏感問題姑且不談,帝國主義侵略他國,不值得緬懷,但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之下,卻是有真正帶著使命感,想來建設台灣的這樣一位日本總督。他在台灣任期從1918年六月到1919年十月,才短短不到一年半,但是,拼命三郎的他,完成了多項重大建設:

  • 日月潭水力發電、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台電前身)
  • 籌建嘉南大圳(農田得以灌溉,貧窮農民得救)
  • 開通西部海線鐵路(促進西部繁榮)
  • 實施台灣教育令(文盲比例大大降低)
  • 制訂台灣森林法(終止濫墾濫伐)
  • 改革三審司法制度

查到一篇關鍵評論網站的報導,標題是:《明石元二郎》:歷任台灣總督,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被下了這樣的標題,可以想像他當時努力的程度。

最近的武漢肺炎,不少報導回憶起當年的「西班牙流感」,明石元二郎不幸在那段時間,積勞成疾,染上肺炎。

他死前遺言是「願余死後能成為之護國之魂,方可鎮護我台民」。

不只心心念念眷顧台灣,他曾在可能另有高升機會的時候表達,他希望建設台灣,至少要在台灣十年,因此不會考慮別的高升機會。甚至到了病重,知道自己來日不多的時後,他還交代部屬死後想要安葬台灣。這是這個故事中十分讓我吃驚之處,一般人都會想要回歸故里,而明石元二郎竟對於台灣有這樣深厚的感情,身後也要和台灣人民在一起。

在一次因公事回日本之後,明石元二郎死在自己的故鄉日本福岡,部屬依照他的遺願,將他的遺體運回台灣,下葬在現今台北林森公園,也就是日據時代的「三板橋日本人公墓」。

如果你不對日「據」或日「治」反感,下面這個讓我唏噓的,日本人(Liberty頻道)拍的有關明石元二郎的影片,可以看看,有日文字幕,也可以點youtube設定看到中文。

看到這裡,有沒有一點似曾相識?

看完這個故事,忽然感覺跟職場,有些熟悉的感覺...

到了五、六十歲退休的話,通常在公司已經達到主管的地位,也有些建樹,相信要條列的話,雖不能像明石元二郎這樣有像是日月潭發電、嘉南大圳等歷史性偉大建設,但相信仔細回想起來,也能寫上好幾項以前上班時曾經創下的紀錄,像是開拓了哪些哪些客戶、啟動了哪個哪個專案、幫公司省了多少多少錢、建立了哪些哪些SOP、培養了哪幾位的後輩幫公司厚植實力等等等。

像明石元二郎這樣想要鎮守台灣,好好建設台灣的願景,你是否也曾經許過?外面曾經有很不錯的工作機會,但是為了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團隊,和經營許久小有基礎的這一塊業務,即便外面薪水展望更好,想想還是忍忍,最後決定和公司一起繼續共同打拼。

像明石元二郎一樣為了工作,鞠躬盡瘁,賠上自己的生命的事,相信多數人不會真的走到那一天;但是,為了工作,健康狀況讓自己很擔心的朋友,卻也不在少數。

明石元二郎被譽為「歷任台灣總督,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這種稱號你是否也曾無數次在心中頒獎給自己?為什麼其他同事都能很容易撇清關係,比自己少一半的努力,就能輕鬆領到薪水?

到了退休之後,有人還是會掛心著,不知道同事們是否能夠處理好工作上的難題...

有幾個人還知道明石元二郎?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前面提到,依照明石元二郎的遺志,最後他的遺體葬在現在台北林森公園所在的,當年的「日本人三板橋公墓」,但是,如果我按這線索前往憑弔,明石元二郎的墓園現在並不在那裡...

林森公園的那個角落裡,只剩下有些斑駁的鳥居

退休後可以刪掉同事電話 的4個理由,從這位日本人說起

鳥居左前方的紀念告示牌,還有遭人隨意刪改的痕跡。

退休後可以刪掉同事電話 的4個理由,從這位日本人說起

日本戰敗,國民政府來了,明石元二郎的墓園上蓋了房子,民間募資幫他興建的墓園前的鳥居,被充當民宅的柱子...也有說是拿來曬衣服。

一直到1997年台北市政府強制收回林森北路附近的土地,拆除違建,這座被人遺忘的台灣總督墳墓,才又重見天日,目前,遺體已轉安葬於三芝的福音山基督教墓地,而在林森公園原址,只留下被復原後的鳥居。

對於明石元二郎將建設台灣作為職志的事蹟,我是第一次聽到,大為吃驚,馬上問了每日下班堅守電視前崗位,飽覽從知識性節目到陸、韓、日連續劇,自詡如果是他去考導遊考試,不用像我這樣準備😒,靠平日累積常識就可以通過的...我家老公,竟然,他也不知道有這號人物。

再來,我又問了去年才考大學指考,且歷史考得還行的兒子,他也只知道我知道的樺山資紀、兒玉源太郎、佐久間左馬太...那日本人知道誰是明石元二郎嗎?我問四十幾歲的日文老師,她說沒聽過明石元二郎,我再試問了語言交換的年紀稍長的六十歲的日本朋友,依然是說沒聽過誰是明石元二郎。

老師說日本教科書對於台灣的敘述非常少,我說可是明石元二郎在派任台灣之前是日俄戰爭名將啊,日本人不知道日俄戰爭的事嗎?老師說日本戰敗後被同盟國GHQ接管,進行教育改革,不能緬懷帝國主義時代的任何事物。

不管台灣和日本,我問過的人當中,沒人知道明石元二郎,更別說知道他想葬在台灣,卻有坎坷遭遇的這些身後事。

退休後可以刪掉同事電話 的4個理由

從看到江育誠前輩的文章,我就已經感覺,當年我刪掉同事電話,不再主動聯絡有理,而看到明石元二郎的故事之後,更加堅信,不再跟前同事聯絡,更是件很對的事。

聯絡與不聯絡雖然只是形式上的事,但我覺得,以下這些事想通之後,對於遠離退休後的不適應,會是很有幫助。

延伸閱讀:退休症候群 遇上夫源病 !逃跑雖然可恥,但很有用~

理由1:再怎麼有貢獻的人物,都可能淹沒在改朝換代的洪流當中

雖然一般退休人士不會有像日月潭水力發電,或是像嘉南大圳這樣的大功績,但是,五、六十歲的年紀退休,在職時對公司都多少有些貢獻。

剛離開公司的時候,或許像有人幫明石元二郎募資蓋鳥居神格化尊敬他一樣,也會有人向我們表達,我們是他們有史以來遇過最好的主管,現在的新老闆真的不行等等等等。

但是,過不久,這個「真正認真幹過事的只有他」的前老闆,會在同事的談話中漸漸消失,再過稍微久一點,像我的電視老公、再繼續努力可以當歷史老師的兒子,還有像我的日本朋友們一樣被日本戰後教育改革的人們,已經沒人知道曾經那麼有貢獻的是哪號人物。

心心念念台灣的總督,改朝換代後墓園被當地基蓋上違建,地下有知,情何以堪。對於退休離開職場的朋友們,想想我們的下場也不過是如此而已,我們都還沒明石元二郎這樣的鞠躬盡瘁呢😌。

理由2:上班族的天職是飯要陪新老闆吃、舞要陪新老闆跳

再怎麼值得尊敬的前老闆也不能讓人當飯吃,甚至我們退休了,如果要聚餐,同事說不定還有心理壓力是否要體貼我們已是沒工作收入的退休族,是否該回饋我們以前照顧,出錢買單請客。

我記得離開工作前不久,收到一則來自某同事的怪簡訊,什麼都沒說,只有一個圖片,旁白是「背影」...因為之前有位主管離職後挖角半個部門的人跳槽,自此公司內主管間常被暗示「背影要好看」,所以我也同樣是「被」擔心是否會上演一樣的劇碼,顯然同事是多慮了,我是真的要退休了。

繼續和以前的部屬或同事聯絡,你無意,但在職的人有心。我們雖退休一身輕,但在職的同事還得捧好珍貴的飯碗不能摔到地上沒飯吃,我們既然選擇離去,就不要沒事回去嚇人了😌。

如果是出於好意關心同事想盡責「免費售後服務」呢?這在助理、專員等級的工作上應該很受歡迎,我入社會的第一個工作離職後幾個月,接手的外來新手一直打電話到我新公司請求「售後服務」,詢問各種報表如何製作;但如果是主管的工作,「售後服務」就顯得完全沒必要,你可能只是擔心老戰友提供點協助,但萬一同事不小心露出蛛絲馬跡,恐怕還被同事的新老闆酸一頓,前老闆怎麼可能比新老闆行呢。再說,除非那公司一點都不進步,否則,離職人士的意見應該過一兩個月就是不進入狀況了的意見了才是。

理由3:退休後時間寶貴,生命不要浪費在不夠美好的事物上

想想明石元二郎,身後也要護衛台民的精神,姑且不論帝國主義,這種對任務的執著和對台灣的感情,著實讓我這樣的後人感佩;但是,他的執著之後,人生無常,沒想到日本戰敗,他的護台愛台之心,卻是犧牲掉遺體安葬故里,換來身後還要顛沛流離。

有如我們退休之後一樣,生命無常,時間寶貴,有限的光陰應該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如果我把時間花在繼續和過去的同事交往身上,我就沒有足夠的時間經營我想做的部落格,我就沒有足夠時間像我最近這樣參加走讀活動,我就沒有足夠時間考過我想考的日文檢定,也不會有足夠時間交日本朋友,了解原來日本戰後的教育是這樣。

即便你在退休之後有段時間還是很迷惘,跟前同事的聯繫,對於你展開新生活通常也沒大幫助,你需要的是向前看,趕快靠自己的力量,找到新的人生軌道。

理由4:同事可能根本沒想跟你聯絡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去Google外國人怎麼想,當然也有人支持要跟舊同事保持聯絡,但是當中有一則意見,卻可能是在職同事的內心OS。

這個外國人說,希望退休的同事不要以為還在職的同事都跟你一樣閒,一樣沒事做,一直想回來聯絡。過去在職場上保持友好關係,是因為這是職場專業的一部分,可是撇開工作之外,私人領域又是另一回事。他沒想跟退休的主管或同事做一輩子的朋友,他下班只想下班了。

這是我和周遭不只一位做到主管退休的同事的共同「退休後大驚奇」,以前的親密戰友或是左右手,曾經以為會是一輩子的朋友,但卻在你宣布退休後立刻變臉,發現過去多年來原來是誤會一場。

驚訝是驚訝,但也毋需懷疑友誼為何如此禁不起考驗等等的,這些同事只是需要顧好自己的飯碗,沒時間來跟退休族交際,他們只是在飯照吃、舞照跳而已。

即便舊同事有想跟你聯絡,因為你的退休身份,他的上班族忙碌狀況,漸漸變淡也是合理的事。

如果你有志同道合的前同事,即便在你退休之後還能配合你的退休步調,充實你的退休人生,那也無不可,但是當有人覺得奇怪為什麼要把前同事的電話刪掉的時候,我覺得那是一種切斷過去的儀式。

當我們執著過去認知的世界,就可能犧牲掉可以用來發掘退休後更多不同可能性的寶貴時間。

舊同事在忙著上班族該做的事,我也別一再出現,惹得某些前同事以為我是企圖運作強勢回歸,想要展現「背影」來嚇人😁。

我很認同江育誠先生所說,退休後要為自己的興趣而活,但是,舊同事要是聽我講部落格走讀學日文等等講到口沫橫飛,大概會面有難色,很想離席回去上班,處理堆積如山的公務😁;更有甚者,退休後我的理財觀大轉變,跟還要飯照吃、舞照跳的金融業前同事們應該很難有共鳴。

我可以自己一個人沈浸在我想做的事,透過部落格和參加活動,我可以找到有同好的新朋友,那比我回去跟舊同事聊舊職場的事、離職數年還掌握前職場脈動...來得快樂得多。

歡迎在下面留言,或是到臉書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