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生病 了,留桃不避桃,重新做個桃園人

長輩照顧是嫺人的中年人咖啡館社團許多朋友入社時勾選擔憂的問題,我的部落格雖有個長輩照顧問題的區塊,但沒寫甚麼文章,一則是考量長輩的隱私,另外也因為我的兩邊長輩都還沒到達需要照顧的程度,一直到了最近娘家 長輩生病 了,正好是在疫情爆發的部桃就醫,以此文和同樣面對長輩問題的朋友共勉之。

的娘家在桃園, 長輩生病 在部桃就醫

從沒想過「娘家在桃園」和「在部桃就醫」這兩件事會是引發疑慮的組合。在部桃事件之後那幾天,説自己是桃園人似乎是件敏感的事。

我的家雖然在台北,但是我的娘家在桃園;而且,娘家長輩就診都就近在部桃。

最近我的部落格停機將近一個月,就是因為這兩件事,在娘家住了三個星期直到前幾天才回家。

這幾年娘家長輩兩次的癌症手術都在部桃進行,很多人會找名醫,但是長輩年紀大了之後這幾年有幾次急診的需求,開車十分鐘就到部桃,馬上可以舒緩緊急狀況,雖然過程中兄弟姊妹有過意見不同的衝突,但是距離近而且在部桃遇到的幾位醫生雖不是名醫,但是對老人家都很有耐心,很得長輩信賴,後來就一直在部桃就醫。

這幾年來年近85的長輩先後兩次因為大腸癌和膽管癌接受微創手術,部桃的醫生都處理得很成功,特別是少見的膽管癌,病灶和靜脈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微創手術難度很高,記得手術那天正好是我在醫院輪值,在手術室外和兄長輪流等待,從上午八點一直進行到下午三點才結束。

在部桃醫護的照料之下,長輩在兩次手術之後一點都看不出是癌症病人的樣子。

無奈,人生總會走到有一天醫生也再無對策的時候,這次是轉移到了腹腔,化療、手術對於長輩目前的狀況可行性很低,風險卻是高的。

長輩的症狀浮現得很突然,在去年底的回診知道腹腔轉移之前還沒有自覺異狀,本來還想跟鄰居搭遊覽車出去玩,長輩也還能跟我走路去逛大賣場;在被告知病情之後,到了一月中旬部桃開始停收新的住院病人的那一天,短短半個月已經跑了兩次急診。

長輩因為種種不適感到達極限而必須住院,在部桃疫情爆發的當下,只能轉院

要是早一天住院進了部桃,包括長輩和陪病者都必須隔離,真的是無法想像在這種時候長輩的照顧要如何安排。

因為 長輩生病 重新做個桃園人

雖然避過了可能必須隔離的情境,但是社會的氛圍對桃園的狀況高度警戒,我的老公也不例外,面對生意往來對象的嚴格要求,我在一月上旬有陪長輩去過部桃的這件事,讓老公十分謹慎。

我可以理解,在那當下狀況不明,而才在三年多以前我也是上班族,我了解老公的客戶有可能是怎樣的嚴格要求。

因為這樣,在部桃連續有確診案例的那幾天,我決定暫時就待在娘家,一方面觀察桃園疫情發展,暫時不要回台北以免影響到台北的家人,一方面也正好多陪伴娘家長輩。雖然我沒有被標註要自我管理,但是心想就在桃園娘家自主管理14天,只是沒想到後來又出了一個虛驚一場的狀況,又因此多待了幾天。

兄弟姊妹成家後已經各自往外地發展,外佣是台灣老年照顧的首要選項,身邊有經驗的親友從長輩幾年前罹癌開始就勸我們要趕緊採取行動開始申請外佣。但是,爸媽兩人都堅決不能接受外傭,兩老一直覺得還可以自理。

還好我老爸老媽多產,兄弟姊妹多,當中又有幾個人已經退休,時間比較彈性,外傭的事溝通了好幾年,最後也只能像現在這樣,由我們自己來。

照顧老人家和照顧孩子不同,照顧孩子的時候心裡懷著希望,你可以看著他們茁壯長大;但是照顧長輩呢?無論再怎麼仔細地照顧,生命終有終止的一天,日復一日面對長輩的病容和接觸長輩的病體,不是歡樂的事,這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在娘家待的這幾周和爸媽一起回憶一些往事,說起我們小時流行肺結核、小兒麻痺,媽媽說那時候只要我們誰生病她常常擔心到哭,現在,照顧長輩的事再怎麼不擅長,當然也不能放下爸媽。

在部桃疫情事件之下,有些人避桃,但是為了長輩,我選擇暫時留桃,也因此體驗了因為桃園的疫情產生的種種醫療上的挑戰。

桃園疫情之下 長輩生病 了:要轉診怎麼辦?輪番陪病行不行?家人疑似Covid-19!

轉院

只差了一天,因為部桃開始停收新的住院病人,我們也只能轉往部桃醫生建議我們去的醫院。

轉往的醫院雖然是較小型,但是接續上算是很平順,那裏的醫生看完部桃幫我們準備的紙本轉診資料之後,又提出希望可以有最近斷層掃描的影像檔,我們再前往部桃申請,也當場就幫我們準備好了。

新的醫生差不多是無縫接軌,依照部桃的轉診目的說明與我們確認過後就開始為長輩進行各項處置。

差一兩天沒有住進部桃這點算是長輩住院這件不太可喜的事件當中,值得慶幸的事,相信對那些當時已經在部桃住院中的病人及家屬來說,除了病人的照顧,還要面對自己的隔離,是心理面上遠遠更大的煎熬。

人輪番上陣陪病

娘家手足多,加上長輩給我們從小灌輸的觀念,好像沒有跟上陪病陣容的人,便有一種不夠盡心盡力的潛在壓力。但是,每一天換一個陪病者,其實對於和醫護的溝通銜接,以及對病人照顧的一致性來說,並不是最好的安排。

我們的家庭傳統碰上了疫情,不得不轉彎。

住院幾天之後,正好是我在醫院的時候,護理長來調查我們去過部桃的名單,我們這家陪同去過門診丶急診的人就有七丶八人,護理長也具體了解我們去過的部桃樓層,還好後來看新聞知道是沒事。

不過,護理長看到我們長串陪病陣容名單,提出了希望我們可以簡化輪流進醫院陪病人數的建議。

還好那天已經到了快出院的前兩天,我於是向家人轉達護理長的建議,並說既然我已經在醫院,那就由我繼續待下吧。

就這麼一個由我繼續待下來的決定,陪同長輩出院那天本來階段性任務完成,準備回台北家,沒想到老公提出他的客戶都高度警戒,為了不造成老公工作上的困擾,我回台北家簡單打包行李後,又再折返桃園娘家。

部桃疫情下 長輩生病 了,背起背包回桃園

是重感冒還是確診?

原本打算在桃園自主管理兩周並陪伴長輩,這對於像我這樣的退休族來說沒有甚麼困難,就是部落格先停機沒能寫新文章,比較費事也不過就是跟原本要上的一個poadcast單位說明我的狀況,當時避桃氣氛嚴重,我想還是主動說明以免造成別人的困擾,後來順利把這個行程延後。

正當快待滿兩周,準備要回台北之前,在台北的家人有人半夜Line來說到醫院去掛急診,有發燒還有失去味覺等疑似Covid-19的症狀😱 。

這段時間因為大家輪番陪長輩到過醫院,也有人去過公布的足跡,的確有點驚悚,還好採檢結果是陰性。雖然是這樣還是有被公司送電腦去家裡,在家自主管理了幾天。

在部桃疫情還沒落幕的時候聽到喪失味覺馬上會很擔心是不是Covid-19,經過這件事才知道,感冒鼻塞也會味覺喪失。

幸好沒事,不然在這個很需要人力的時候,萬一家裡有誰染疫或是被隔離可麻煩了,也還好這幾天部桃疫情終於慢慢平息。

輩生病 的心情

雖然知道人生總有謝幕的一天,但剛知道長輩的病情時,想到長輩面對無法解決的病痛,在家哭了幾天不敢回家探望,怕在長輩面前哭出來。

怎麼樣告訴長輩這件事呢?醫生有提醒我們,雖然很難說出口,但是知道病情還有選擇治療方式是病人的權利。

有一天在醫院看長輩精神比較好的時候,跟長輩說明了為什麼沒有辦法再進行積極治療,像是化療,的原因,長輩聽了以後平靜的說,就讓醫生決定怎麼做吧。

不過,說明過之後,長輩還是幾乎每天重複問「我為什麼會得這個病?」好像重複的說明並沒能讓長輩真正的明白,我們只能重複說明,以及重複安慰。

想想,到老年的時候配合著一點失憶,不要將痛苦記得那麼深刻,似乎也不是甚麼壞事。

有天,長輩說這麼痛苦怎麼睡得著,這時候想起長輩平常有服用安眠藥和抗憂鬱藥的習慣,以前會覺得不理解為什麼一定要靠這些藥物過日子,在這個時候,也已經不需要想太多了,我提醒長輩說住院的時候忘了帶這些藥過去,現在要不要吃這些藥看看。沒想到長輩吃完這些藥之後,竟從對疾病的抱怨中豁然開朗,神情愉快地聊了一會,才進房間去睡。

在那之後的幾周,除了緩解腹腔移轉的腸胃、止痛藥之外,安眠藥和抗憂鬱藥物很明顯的改善了長輩的精神狀態。剛出院載去兜風的時候還是陷在焦慮當中,完全沒有心情看風景,在恢復使用這些藥物之後,對病痛的不適感耐受力明顯提高,看到初春開的櫻花,也能夠開始欣賞了。

長輩生病 了

幸好台灣的醫療資源發達,能夠有各種方式可以使用來減緩不適,以前沒想過的身心科的整合在遇上重症的時候,也是可以考量的環節。

接下來病情的進展速度如何只能聽從上天安排,但是看到長輩心情稍稍獲得舒緩,我們內心的糾結也可以稍稍的平息。

下雨還是可以爬山

已經一個月沒有寫新的文章了,這段時間就是發生了上面這些事,上週回到台北去參加前面說的那個podcast的錄音,主持人很用心讀過我的幾篇文章,其中他特別提到一句話說他特別有感,那是在「退休後會面臨哪些風險 ?要退休先想過這13件事」這篇文章,末尾最後一段是我有感而發下的標題,「下雨還是可以爬山」。

經主持人提醒我才又想起這段話,在這個時刻正好可以拿來鼓勵自己。

退休後從鬱悶到解放,過了一段不錯的、愜意的好日子,但退休後的自由,也同時意味著比上班時有更多的時間體會人生的酸甜苦辣滋味,五十歲之前的人生燦爛,五十歲之後,職涯意外終止後摸索下一個目標,接著開始面對長輩的身體逐漸衰弱,而且,自己也開始有了初老的感慨。年初以來陸續因為牙齒、胃食道逆流看醫生,也有利用健保每幾年一次的各項檢查,陸續發現身體幾個需要定期追蹤的毛病。

從長輩的狀況中,我更近距離實習人生的生老病死,雖然會倒吸一口氣,但這些就是人生完整循環的一個部分,許多人走過了,再怎麼艱難,我也一定可以。

如果說過程中有感到一點安慰,那就是感謝自己在退休後亡羊補牢把退休後的投資理財被動收入架構起來,可以支應基本生活所需,也可以在這時候有餘裕買些令長輩安慰的物品。至於我的退休後這個部落格小副業,除了衍伸出來先前已經答應的podcast錄音,還有要準備月底去一個單位上課之外,包含部落格文章寫作都可以先停機。能夠在這個時候沒有太多牽掛地陪伴長輩,是內心很大的安慰。

前幾天幾個大學同學的小群組有同學發訊息問候,才發現大家正好也都在處理長輩健康的事。

與正在為各種中年後問題掙扎的朋友們共勉之,有點飄雨的中年之後的日子,只要做好準備,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向前行。

歡迎在下面留言,或是到臉書專頁上留言分享~至於上面提到的podcast就等播出的時候再通知大家收聽。